1. 首页 > 散文 >

描写风的散文

描写风的散文

描写风的散文1

  春风柔美到“弱不禁风”,有种古代宫廷的神秘,也蕴藏着风暴。当风暴临近,乌云聚拢,雷声与闪电交杂着划破天际,春风也卷着湿润的泥土的芬芳袭来。春风与春雨相似,春雨多了份神圣和透彻,这也许就是大自然分为四季,并且互补着。

  冬风像刀片般有远方的雪如武林高手般迅速射来,凄婉而刚硬,说她是残忍的杀手,倒不如说她是性格外弱内柔的女子,她在刺骨的寒风中不时透着她本质的气息。萧条的万物是她的杰作,雪花则为她伴舞。想象一下风卷雪花,万物萧瑟是一种强中带美,却又不失柔弱之感。

  晨风伴随着的是清晨从蓝天白云后的太阳说洒下光。她是充满生机和朝气的,但不同于春风,好像被她吹拂的万物都能在瞬间生长,土壤里的种子破土而出。侧耳聆听,听风声与新生命的心跳。

  晚风带了的是一天风浪后的宁静,宁静的有些不正常,但当你站在沙滩上,望着天上的皎月,又看看海面的倒影。告诉我,你看见了什么?是你自己被月光笼罩的脸,还是那轮明月,亦或者是那银河中的明星和它熠熠生辉的光芒。哦!迷惘了一样东西,是风。她的影子映在海面,是那层层涟漪,缓缓推向远方。如同一位老人漫步月光下的安详。

  风,无时不刻展示着她骨子里的美。不论是在春天的柔,还是冬天的残;不论是晨风的动,还是晚风的静;不论是古老的历史,还是遥远的未来。风如影随形的见证了你与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,而她保持着她亘古不变的姿态——动着,静着,美着。

描写风的散文2

  轻柔的阳光,穿过透明的窗,眼睛正与梦依依惜别,慵懒的姿势,仿佛是眷恋的依偎,亦或是挽留的牵手,亦或只是诀别的无法挽留,却又怎能说的清?

  终于还是睁开吧,梦的她,可能已经随风飘走。

  终于还是放了吧,爱的她,也许从来不曾逗留。

  那又是谁在敲打着心扉,又是谁将忧伤的旋律弹奏。

  是风吗?带着丝丝的凛冽,稀释着深秋的暖阳,催促着路人的匆匆脚步,我却仿佛被遗忘了,难道是被凝固在这风的清寒里了,还是仍停留在那个虚无的梦呢?

  是风吗?竟会让黄叶您如此残缺,飘零的舞姿,是否也感知着那份淡淡的忧伤,是否也感知着那份深深的孤独?

  是风吗?牵引着我,陷入一天的重复,和着一群人的狂欢,淹没了内心的麻木。

  步子不知怎么迈出,踏上熟悉却又陌生的路途,进入这尘世的喧嚣。

  笑着、闹着、工作着,却又迷失着……

  当最后一缕阳光掩藏在最后一个山峰,月翩翩而至,天际的风啊,是不是你在更替这云的心情呢?变幻着,从迷幻的异彩,到深沉的昏暗,再到薄雾般的澄清。

  风,刮过一阵的清凉,我挺胸回应着,深深的呼吸,呼出一些积郁,吸进一些冰凉的清醒。

  偶尔的虫鸣,稀疏的星,像是在默默低语,我聆听着,却像是它们在嘲笑着我的心情。

  风,轻轻的吹,向我提出串串的疑问:可曾闻到清晨里风中的花香?可曾看清梦里的美丽容颜?可曾体会到阳光的温馨?可曾感知黄叶对大地的眷恋?可曾看到落日西沉时落霞的绚烂?又可曾听到母亲唤儿归家的温暖?

  夜已深,看着未灭的灯,风又起,该拾掇失落的心绪了,耳畔的声音响起,我回报以会心的笑意……

描写风的散文3

  繁华的大都市,让人忘不了。赶交流,看灯会,使人兴奋得睡不着觉。而美丽的田园风光,一样让人忘不了。大都市显得那么热闹,田园却显得那么优雅,那么宁静,那么贴近自然。

  来到田园,我们先去看看茶园。

  刚来到茶园,一股浓浓的茶香味贯入全身,输送到任何一个角落,立刻就感觉舒畅了许多。

  一阵微风吹来,吹得茶叶“沙沙”作响,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。我们穿梭在茶叶间。衣服和茶叶摩擦产生沙沙的声音。这时,正面又吹来一阵风,使人心旷神怡。

  就这样走着走着,一直走到茶园的尽头……

  晚饭过后,坐在农家小院前的椅子上,听月下老们谈话。

  之后,便渐渐进入梦乡,为明天去的下一站做准备。

  就这样利用暑假期间在乡村长住,我收获的乐趣还真不少呢!

描写风的散文4

  一声春雷,撞开了一个季节酣睡的梦。我被季节掉落的梦话淋了个透湿,心里阵阵悸动。

  我在草原上彷徨,风开始搬弄是非,肆意张扬,尘土迷进我的眼睛,沙粒挤进我的牙齿。

  只一会儿,风的铺张,染绿了几棵杂草,遮蔽了人们的视线,熏蓝了人们的目光,泛滥了人们的梦想。

  人们分至杳来,踏破草原有去处,何处青山处处嵘。到草原追风、逐梦。

  好事的风,蜂工撞翻了花蜜,花的清香飘洒无迹,躺在花蕊唏嘘,紫了鼻子的两翼。

  一只飞燕不能站稳,风的剪子,误解了人们的谚语,剪裁起燕子的羽毛。燕子黑瘦的身躯飘落在水里,鸭子起了疑心,激起了一河妒意。

  作茧的青草,轻易干枯,点点新绿寂寥的坐在贫血的枝桠上,怯怯地张望。一群羸弱的羊,贪婪地走来,给草以隆重的洗礼。草少了,羊绝迹了,人烟多了。是人祸,还是天意?

  风不再羞怯,不再说悄悄话,大度地在草原划开去,掀翻了草原有序的意象,肆意地翻阅着一个主题,又一个主题。

  风挽着草的手,立在一片静穆里。时有几声悲切的鸟鸣,戳穿了草原的秘密,打破了这份安然。

  一个放羊娃,躺在草坡上小息,蜥蜴抚摩着他的脚心,蜻蜓的翅膀敲打他的耳朵,兴奋中,点燃串串清脆的鞭声。一不小心,掉进了田鼠洞里,崴的脚腕子生痛。

  坡下,对农耕还不娴熟的牧民,犁开了久远的草原,在伤痕下种下庄稼,播种着无奈的心情。曾经驰骋的骏马,转岗成了耕畜。牧民轻倚毡房,追问天空,今年收成好吗?

  城里的暴发户,粗大的黑手,伸进草原柔软的被窝,索取绿色的门票。

  城里的铲车,载着一大车工具,开辟旅游区,建设开发区,草原再也无法安份守己。

  草原,恍惚间,一切都在沸腾的热风里松软开来,暗然无神。

  我不知道,我的草原怎么了,拿什么来拯救它,我的草原。

  这风呀,让我辨别不了草原的方向,找不到北。

描写风的散文5

  散步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与湖边的小径上,晨曦暖洋洋斜照大地,湖面上出现杨柳的倒影,麦叶尖闪烁颗颗珍珠。风儿伴着丝丝凉意,一阵吹过,湖面上泛起微微涟漪,麦尖上的珍珠纷纷掉落。

  风儿、风儿,我喜欢你!喜欢你的轻轻、柔柔。

  开天辟地,世间万物,风儿是自然的、永恒的,就像天上的日、月、星辰,地上的山川、河流。其实,风儿对众多生命,甚至世间万物都息息相关,不可分离。

  风儿、风儿,一年四季,各有你的风韵!

  春天,气候干燥;风儿,伴着重重的凉气。俗有“春风裂树皮,给黑老婆添颜色”之说。又是它把万物由荒芜、凄凉的冬日中吹醒、萌动,使得山川、河流、田野渐渐披上绿装,恢复往年的生机。

  又是春风把人的精神吹的倍感十足,去努力——期盼一年的希望!

  夏日的风,与春风相同,大多来自东南方向,却另具特长:虽然,“万物生长靠太阳”但始终离不开风雨的伴奏;还有,那些辛勤的农人、野外工作者无不希望风的轻轻、柔柔,长伴左右。

  夏风,有其另一面,便是那粗暴的性格,一旦显露,会让万物生灵闻之色变。会让那些弱小的生命遍体鳞伤、危在旦夕——虽然,生命中的坎坎坷坷,生死延续是自然规则。

  秋季,凉风习习,万物萧条,落叶缤纷,顿让人有凋零、失落之感;但秋风多伴随着大地的丰收,忙忙碌碌的喜悦场景。

  寒冷的冬天,北风凛冽,发出阵阵呼啸,对于那些勇敢者来说,可以锻炼生命的体魄、升华精神。正如“冬竹斗寒,高风亮节”又如“墙角数枝梅,顶寒独自开。”其实证明:冬季里永远有生命,但生命中不允许有冬季。

  一切生命,只有经得起冬天的磨砺,才会迎来开春的喜悦!

描写风的散文6

  它在四月里来过,轻一点,再轻一点。吹开繁花,切莫惊动陶醉的花蕊啊。触摸她,她会过早失去闭月的芳容。瞧,她粉红的脸蛋上还挂着露珠似的蓓蕾含笑轻盈。扑鼻的芳香隐身于桃花春雨间,沁人肺腑,直透骨髓。

  风是行走在天地间的宠物。是它,纷飞了春的眼泪,纷扰了春的忧伤,形成了定格的画面:天更青;云更淡;海更蓝;山更绿;水更美;花更艳;鸟更欢……那曾经的依依深情,款款缱绻,都已经留下了风的依恋。

  风,在骄阳的夏日,注定是经不起诱惑的一条醉汉。当人们用引以为自豪的语汇和它沟通时,它竟带着怒吼,卷起漫天狂沙;胁迫着乌云;侠裹着暴雨;大有翻江倒海,让世界永无宁日的狂傲。飞走的沙石,咆哮的海洋,也来自相残杀,这不得不说是令天地间最为伤心的事情。

  风,在雪花纷飞的季节,注定是雪花悲伤的恋人。那年的冬天,皑皑白雪,独守一座空城。风儿那样纯洁,静静地、真真切切地摇落雪花痴迷的思念,凄清的守候。

  金秋十月,风来怀旧,执手凝眸飘香的硕果, 伤心的、快乐的,心酸的、奢侈的、孤单的思绪,轻抚斑驳的墙壁,遥望飘零的枯叶,品味夕阳的光彩,轻唱心底的旋律,在岁月中轮换季节,一转身,错过了雨,躲过了云,冬日随时间流淌。春天随鲜花盛开。春风,夏雨,秋叶,冬雪,往来复去。只是世界上的地老天荒,海枯石烂,凝结在风中,太多的中国写意,太多的唐诗、宋词,谱了多少长相思,冷了多少凄凉客,毁了多少鸳鸯景,吹散多少世间情!仿佛都是古老的历史见证:如同一个踪影,一个寂寞的姿势,越过每个人的生命,尚未开始,却已结束!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,只能消失在风中,人永远得不到,也休想得到。

  风,来自于一种勇敢,任凭雨打霜欺,无论来路坎坷艰辛,都阻挡不了那份矢志不渝的恒定。纵使飞蛾扑火却依然义无反顾。来时,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,所有的角色都以注定。多少深刻在神经上的画面,如闪电般划过,来了就来了,不曾低头,也不曾回头,走了也就走了,无需他人费解。风解多情自多情,风说无言自无语。人生仅仅是天上的一缕清风、青云、青烟……终归了风轻云淡,彼此过客。

  开启尘封已久的心门之风实在太少,风满楼、花满天、缱绻满怀,心神俱醉,如梦般华丽而永恒。有谁不愿意去想,不愿意去看,不愿意去感受风的豁达恬淡?!

  风来相约真正的和谐,在天地间翩跹,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、一个微笑,惊了栖鸟,弄了花影,动了秋蝉,碎了月明,舞出碎花般的流年,舞出阳光怀念影子的味道。舞姿是如此优雅,令时间苍老,柔情眷恋,往事蹉跎。

  风来相伴原始的自然。倾情与沧桑的灵魂相遇,与悲伤的心灵相遇,与苍老的年华相遇,在寂静的山村里送来喜鹊叽叽喳喳的鸣唱;母鸡下蛋后咯咯哒的吟诵,让东篱下盛开的野菊也为之动情?

  静静地聆听风儿吟颂的诗句,弹唱的水声,拨动的弦曲,饮一壶老酒,与风月情浓无关,与多情薄情无关;唯有真实的感觉才是幸福的!

描写风的散文7

  在这炎炎夏日的八月节季,风过眉间,挽断万千思绪,跌落在时光的长廊。这是往昔复起的阙歌,淡淡游走于跳动的笔尖,写碎了无数似水流年的缠一绵,是那么的温柔而又躁动。

  漫长的岁月,沧海历经的,来来往往,穿透这场尘世的浮华,留下记忆的斑驳处处。当陈旧的往事被时光一一粉碎,我孤独的心灵,是否还可以再次落泊停歇。

  如果说,相聚是别离的苦,过客是流年的错。那么,人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,是否也是生命的一段旅程,需要走过之后才能完整。

  尘世虽依旧,往事却难回首,那些记忆如同昨日的梦,沉淀在时光里散发出淡淡的忧伤,惊醒了多少深眠的惆怅。被放逐的夜,思绪在静谧的空中反复游荡,流连着,那绵绵不绝的感伤,牵手夜的妩媚,独自迷醉在心灵的最深处。

  人生依依,路途茫茫,当千帆过尽,岁月把柔化作泪水淹没在炽一热海滩,留下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,彷徨于灯火阑珊处。沧海桑田,流年缱绻,念起的昨日,是留恋的憔悴,留在梦里于纤尘不染,独奏那曲惨白的悲歌。

  昨日宁静的夜里,月色流淌如水,凝结在忧伤的眉间,坚强的我弱弱行行成泪,化为丝丝缕缕的哀愁,空了一一夜断续不接的幽梦。夜半心随空,无人举杯轻对月,怅然回首,时光被破碎成满地嫣红,醉却无数记忆。于是,我流落在凄美的月夜下,显得那么的不真实。

  红日初升,当所有星光的散尽,思绪回归到最初时的淡然,依稀还会记得,那深深的念想。

  此时,坐在高山仰止,任烈日倾斜而下于身上,轻拈时光,看岁月匆匆流过。沉淀的记忆,漂浮在牵挂的心头,抹不去昨日那淡淡的美好,只能遥寄惆怅于文字中,谢别昨夜那默默地凋逝于如昙花般盛开的梦乡。

  站起身来,任海风吹袭,眺起对未来张望,远方的路依旧迷茫,习惯了一个人行走,于这种孤独所带来的美,自我的觉得那样的轻柔。被念起的昨日,只能在泪流中枯萎殆尽。烟色的记忆,随着时光的苍老,留下叹息无数,淡淡的徘徊在心底不愿散去。

  深邃幻想与回忆缠一绵,交错在梦的边缘,编织成一曲百转千回的歌谣,那是我对过往深深的无边的眷恋,绽放于这场绝美的风景里。

  时光翻阅着流逝的曾经,是你的离去把往事串串相连,组合成晶莹的泪链。心中的忧愁满怀无处释放,快乐和悲伤填满时光的黑白,你走了,毫无眷恋的一个人悄悄地走了,留我在轻叹,海风依旧,海浪依然,只道当时已惘然。

  一路行来,看尘世花开花谢,月圆月缺,叹悲欢离合,来去不留痕。

  细数往事,能不能告诉我,当旧历辗转到最末,记忆被一点一滴的拾起,我跌碎的思念,是否可以,卸下那袭忧伤的素衣,重新走进那与你倾心相遇的画里。

  落泪的天空,漂浮着朵朵云烟,云里雾里,孤孤单单的我深深地知道,走过的那些岁月,只剩下了流淌着美丽的过往。梦里花开的凄美,只剩我去驻足停留,把点点滴滴一揉一进字里行间。

  拼凑而来的方块字,为何总是织罗起这般的伤情,看到这些文字的人又可否知道,哪里才是梦的天堂?

  漂泊的心灵慌慌张张,行走的步伐匆匆忙忙,当曾经那些美丽的梦,逐渐蜕变成一个个的结局,我孤单的浪漫,如花儿般,一朵一朵地盛开在内心的最深处。

  似水流年,挥不去,那一度梦的芳华。曾经沧海,解不开,聚散离合的哀愁。叹岁月如歌,几度是相逢。

  今,我再度滑过岁月的眉尖,如开始一般,把故事敲打成文字,沉淀时光里那曲梦的篇章。只为舒缓想念于几度干涸的心。

  任红尘梦落,凭繁华散尽,梦落之时,卧醉人间。

描写风的散文8

  青花瓷的冰凉,清韵妍雅的悠扬,一如蕴了千年的酒香。起于方氏的珍藏,一语道尽了离殇。着以许氏的格调,一纸不停的哀悼,总有感动在萦绕。

  一笔写不尽尘世繁华,谁是谁的牵挂?荡一纸闲情,寄一世离殇,柳絮纷飞里,化为一缕墨香。指尖玲珑的楷体,映入眼帘的字迹,无意勾起,关于历史的记忆,隔着尘埃的痕迹,依旧如此凄厉。

  沙场点兵时未尝不潇洒,挥剑时了无牵挂。将士马蹄践踏,乱了江山里的画。眉间凛然总是无所惧怕,金戈铁马,无非又是一场厮杀。斩不断的天下,谁是最后的赢家?寒光里,倒下的再无问答,叹一句,何时终结的羁旅天涯?几屡华发,苍白了时光的肃杀。

  桃源深处无人察,普提树下,一曲流觞的人家。一场梦罢,几处花发。楞角微翘的亭台,幽谷绝响的等待。岩边的花开,总有陌生人来摘,一袭流云招徕,不可比拟的风采。笔墨纸砚,陪伴得优雅;琴棋书画,谁笑靥如花?酒杯收起点新茶,弦音,不肯罢。

  独坐窗下,凌乱了秀发。月凉星冷,谁还在等,她圆扇挥得迷蒙,谁说的注定重逢?夜至几更,露深几重?无意再去权衡。他的声色犬马,总有谁舞在花下,忘却了月下的她。折扇还是优雅,淹没窗边完美的情话。

  所谓中国风,无非一世情。驰骋沙场激扬豪情万丈,花前月下消融一世情殇,白墨水言浅谈一时徜徉,再覆上如许完美的意像,便注定了满纸芬芳。

描写风的散文9

  冬天的风始于一场又一场的秋风秋雨,秋风在那无尽的旷野调皮地嬉戏,一遍又一遍将山草推过来搡过去,那草渐渐地萎地而黄;得胜的秋风便将视线瞄向那高高的树,深色树叶儿像碍着了秋风什么似的,发疯地在树梢间盘旋,呜儿呜儿地叫,不依不饶的,吹黄了青杠叶,吹红了松毛,吹得满山遍野铺满了厚厚的落叶。待秋风收拾了满山的枯叶荒草,冬风便来了。

  冬风来的时候已经起霜了,霜风刀子似的扑来,小孩们那露在外面的耳朵发红了,嘴唇吹裂了,手也肿的跟包子似的,开始生冻疮了,脚后跟长了皲口。冬风一来,就给小孩子们一个下马威,洗脸洗脚时疼得直叫唤,那挂在脸上的泪水被那霜风吹了,脸上便要长麻疹子,一点一点针尖样。

  持续一段日子,又一阵西伯利亚寒流卷来了,霜风像上了发条的时钟,马不停歇地奔跑着,让冷了的天气更加一天寒似一天。灰白的天空,霏霏细沫似有若无地飘来飘去,光着枝丫的树在瑟瑟发抖。所有的路吹得干干净净的,白沙沙硬实的土路,青光光的石板路一尘不染的。风继续发狂,在村子里乱窜,咣当咣当地拍打着门,惹得鸡飞狗跳。

  这样的天气,父亲从山上连根挖回树桩,架在堂屋的火炉边,爷爷则将房前屋后树林里被风早已吹干透的枯枝败叶聚拢,捆扎到院坝一角,转移到柴房里。清扫干净牛栏,为牛儿铺上干净的稻草,把那些沾着牛粪的湿润枯草,堆在火炉里的树桩上,将火苗踏住,火炉边很快暖和如春。风便这样一天一天地吹着,直到大片大片的雪花重重叠叠飘落下来,堆叠在树上,草地上、石头上,庄稼上,路上和门前的台阶上,捧出一个安静莹白的世界。而我们,整日地守候在火炉边,树桩上架着的鼎灌咕嘟咕嘟地响着,散发羊骨头的清香。我们听着瓦棱空隙里传来呼啸的风声,听着竹枝树枝被积雪压断的声音,拨弄着火烬里的烤红苕、土豆,烘烤得红朴朴的脸荡漾着温暖的红晕。冬天被关在门外,那么近,又那么遥远。

  雪后的天气往往晴好,云破天开,一轮红日挂在高空,风又来了,寒丝丝冷冰冰地,比下雪前更冰浸砭骨,而积雪却快速地消融。

  经过这样三四个来回,那冬天就到底了。带着“今天是最冷的一天”的感叹,我们心里明白,冬天来了,春天不会远了。

描写风的散文10

  当湖水平静

  风继续吹

  夕阳西下的身影

  如一棵无根的树

  燕子掠过灰色的苍穹

  和高耸的屋顶擦肩

  人字形的符号

  宛如一块飞跃过时空的甲骨

  多想就这样子回去

  满载着异乡的粮食

  头枕着躁动的铁轨

  眼望着熟悉的北斗

  直到泪水横流

  凌晨时分的狗吠声

  惊扰着这无眠的黑夜

  仿佛活着

  还是很多年前的事情

  那时花开很好

  那时月儿很圆

  风继续吹

  让浑浊的岁月日渐明晰

  和家乡苍凉的轮廓

  也看清了

  人还是一棵亲切

  和遥望异乡的

  芦苇

描写风的散文11

  刚送走普天同庆的春节,又度过流光溢彩的元宵,遥望着远处山尖上的积雪还没有化尽,我忽然有一个感觉——那是风!暖融融的风!呵,春天来了!

  都说春风是春天的第一个使者,这句话我最赞同。

  你要问春天的风是什么样子的?让我来告诉你:春天的风像母亲的手。当你还没有丝毫觉察,春天的风已经悄悄地来到了你的身旁。无论她穿过你的头发,滑过你的指尖,撩一撩你的衣袖,还是轻轻抚摸你的脸庞,你感觉不到像冬天的寒风那样的凌厉和刺骨,真的,你就能感觉到她像母亲的手,细腻而温柔,让你只觉得甜美,让你静静地享受。

  你要问我春天的风是什么颜色的?让我来告诉你:春天的风是五彩的。蓝色的风吹走了冬天沉闷的积云,吹出一片瓦蓝瓦蓝的天空,让鸟儿和风筝竞相翩翩起舞;绿色的风吹变了冬天灰蒙蒙的大地,吹出碧绿的小草和嫩芽,让远山近树都换了装束;鹅黄的风吹走了冬天滞留的枯枝败叶,吹出一串串黄灿灿的迎春花,逗引得蜂儿蝶儿都兴奋地嬉戏忙碌;粉红的风吹开了果园整整一冬的沉寂,吹出一树树粉的红的花儿,乐得果农们评述着金秋的收入。

  我还要告诉你,春天的风还是最善解人意,她总能最准确地勾起你各种情绪,如果你是漂泊在外的游子,一缕春风会让如同你忽然得到家中亲人信息;如果你正满怀惆怅,一阵春风会挽起你的手儿,拉你到野外去,赏赏绚烂的山花,看看葱郁的野草,让你立刻融入到大自然的热闹里,你也会开心地跳起舞,唱起歌;如果你已经盘算着一年的计划,正愁没有底气,只一丝春天的风,就能让你驻足审视路边的小草,马上拥有像他们破土而出的顽强毅力和不懈勇气。

  哦,春天的风有时也难免淘气和阴郁,但我还是喜欢春天的风,因为她就这样带来了各种神奇。

描写风的散文12

  一朝春去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

  静水流深,沧笙踏歌;三生阴晴圆缺,一朝悲欢离合。

  灯火星星,人声杳杳,歌不尽乱世烽火。

  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回得了过去,回不了当初。

  乌云蔽月,人迹踪绝,说不出如斯寂寞。

  这次我离开你,是风,是雨,是夜晚;你笑了笑,我摆一摆手,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。

  天不老,情难绝。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

  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。

 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  蝴蝶很美,终究蝴蝶飞不过沧海。

  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,容华谢后,不过一场,山河永寂。

  风华是一指流砂,苍老是一段年华。

  秋水长天,残阳似血。回首,悲喜无堪一笑,私语里的.梦幻,枕边的轻怜,如画,似梦。你的婉约,划过我的眼帘,化成一帘幽梦,洒落在柔进月夜,轻轻惹起千丝万缕的牵挂;昔日种种的情意绵柔,依然缀落眉央,婉婉轻徊,沁沁微香;温柔成满笺的诗句,随夜尽情地释放,然,脸上却留下浅浅泪痕。

  醉相忘,何当缠眷;堪怜寂夜,疏影话凄凉。千年缘识,今生情惆;载不动,许多愁,欲语泪先流。在不老的夜里,串起你温润的片言碎语,折叠成唐宋,铺衬今夜的文字。一种情缘只能遥寄梦里,而我,化成梦里的蝴蝶,在瘦长的月光中等待黎明的瞬刻,共舞。

  尘缘飞花,人去楼空,梦里花落为谁痛?顾眸流盼,几许痴缠。把自己揉入了轮回里,忆起,在曾相逢的梦里;别离,在泪眼迷朦的花落间;心碎,在指尖的苍白中;淡落,在亘古的残梦中。在夜莺凄凉的叹息里,让片片细腻的柔情,哽咽失语在暗夜的诗句里。任凭一腔绵婉的相思,飘散在风中;任一泓温暖的细雨,吻遍朱唇上的幽凉;任清冷的月光,映刻在眸间,悠悠飘香。

  更夜,白纱凝霜,梦萦千回,寒雾浓烟里,凋零了满帘的落花。满攒的相思,纷飞了忧酸的情话。相聚,别离,恍然一梦。似风,似霜,似梦。滴落在磐石上的一颗泪,衍生了曾经的伤痕。或许,离别只是今生的远行,而三生三世的温柔,却是我今世痴痴眷眷,无悔无怨。

  此生,我循着古老的传说,在时光的隧道里,为你飘洒着枯萎的花瓣。在今生短暂的缠绵里,把最美的回忆,串成悠扬婉转的旋律,只为祭奠花盛时,最绚丽的相逢。而我,只不过是被遗忘在---亘古的残梦。

  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

  所谓幸福,华丽空虚。

  我想我是属于海的

  只有海才能真正的了解我

  海浪触到我真实的存在

  那里有不安的骚动

  充满欲望也充满恐惧

  想要征服也想要被吞噬…

  行走于日益繁华布满世俗的都市,一颗安静的心被身旁的风景翘首着。那些岁月浸染过的墨迹犹如秋季早上晶莹的露珠,微凉剔透,笑容可掬迎合着朝阳,于是,那些浸入骨髓的心事便被一一唤醒开来。

  匆匆流年呈现出薄弱的光和醉人的影,光和影的折射中,有你,有我,有聚,有散,有喜,有悲,亦有念。

  你掬一缕轻风,携一抹馨香,跨过千山万水,缓缓而来。你深邃的眼神触及了我心底默默的想念,四目相对间,款款深情注入彼此。

  幽长的小巷,相伴的身影踏步走过,擎一顶小伞将心事掩藏,默默无语间感动了多少流年。你执着的容颜漫过经年,一路抵达我的心湖渲染成一副极富色彩的画面。

  阳光很暖,风儿轻柔。一路歌唱,一路微笑,那些青春的光泽,仿佛载入丰厚的羽翼,在属于我们的蓝天上自由飞翔。

  于是,那些执着,那些牵念,那些已经习惯的一如既往,便被顺理成章地定格在了灵魂的某个角落。

  华灯初上,烟花漫过夜空的时候,我欢喜的心里突然涌出一些想念,而此时的想念隽永着一丝孤寂。也许想念一个遥远的人注定是孤寂的,孤寂中千万次的幻想,如果执手看烟花璀璨的瞬间,会是怎样的绮丽无比?你的容颜,我的心湖,该是如何的波光闪耀?

  想着想着,心底便有一份失落闪过。于是,秋雨如丝的时节,绵长了思念,延长了等待。相望的日子是这般漫长,每一个呼吸的瞬间都沾满了你熟悉温厚极富磁性的气息。

  月色如画。思念一个人的夜静的可以听到灵魂深处的悸动,心底的情愫开始无声地蔓延,一直蔓延,蔓延到山的那一边,一路抵达你的心房。而此时的你也一定在翘首展望我的方向,对吗?

  习惯的打开那些温软,记得早点休息,别那么晚,知道吗?别让我担心,好吗?答应我的,要好好照顾自己。心甘情愿为你付出,不觉得愚蠢。就算今生不能拥有,我也不会放弃。我是老天爷特意派来的,要我好好照顾你、温暖你,所以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你自己。

  那些牵挂不约而至,字字珠玑。我在屏幕的这端,嘴角上扬,暖意融融。细细怀想间,我仿佛触及到了你温厚的容颜。如此真实,如此熨贴。

  每一次语言的交汇都是一次心灵的共鸣,每一个会意的微笑都隽永着过多的牵挂,我开始很安静的栖息在那些你为我铺就的温软中。

描写风的散文13

  风萧萧,雨潇潇,雨打落了几篇枯叶,风卷起了几瓣残花,春依旧和寒风相持不下,不知何时才可罢休——题记

  细雨脱离了天空的羁绊一泻而下,像牛毛,像花针,被风吹斜向大地袭来,

  熄灯后

  我久久无法入眠,听着淅沥沥的雨声,这雨时而缓,时而急,就如一曲时起时落的交响乐,风从门缝中偷偷地溜了进来,“呼呼”发出那怪怪的声响,我坐了起来,心中生起了一些厌烦。

  我从床上渐渐地踱到了窗前,看着窗外,风卷起了树叶在空中不停的打转,上演着一次次“舞蹈”,柏树被狂风吹弯得左右晃动。

  不一会儿,雨儿变得更大,一股雨水在窗户上缓缓蠕动,在窗户上留下弯弯曲曲的足迹,我的眼睛继续凝视着窗外,可看见的却是一片静寂,只有在这雨天,树木随风摇动,树叶随风飞舞,似乎生怕惹烦了老天。给他一霹雳,我显然有些失望,但在这时路灯下的一朵小花引起了我的注意,她被风吹得一次又一次低下了头,但一次又一次抬起了头。她只是一贯的向着天空。似乎在呼喊,光明!光明!阳光!阳光!无意之间我又看见在她身边撒落一地的花瓣。这是反抗的牺牲,为了光明,为了生存,弄得自己遍体鳞伤。但她仍不放弃在风中傲然挺立,她期待,盼望着下一个黎明会如期而至。

  我心中的烦厌少了些许,装了更多的坚持与向往。按原路我又踱回了床边,静静地躺着脑海中却充满着小花的身上绽开着炽眼的生命之光。

  我合上了眼,心中增添了几分自信,听着雨儿的声响,那声响一次次拨动着我的心弦,如同那优美,甜美的催眠曲,抚慰着我疲惫的躯体。

  睁开眼,从窗外射入的第一束光,报道了人间的黎明。碧空中飘浮着朵朵白云,在和煦的微风中翩然起舞,把蔚蓝色的天空擦拭得更加明亮。

  我迫不及待地快步走到窗前。又一次看见了小花挺立的身影,在绿叶上的水珠,金光闪闪,如同珍珠闪烁着光华,她仍是那样光彩照人,她看来已经得到自己所愿的光明了吧!

  昨晚,狂暴的风雨似乎要把整个人间毁灭,而它带来的却是更加绚丽的早晨。

  正因为这个夜晚,这朵坚强的小花在我的心中埋下了一粒种子,它坚强有力永不凋谢——是的,永不凋谢。

  同学们在纷纷议论昨夜的雨大极了。

  的确,昨夜风雨骤。

描写风的散文14

  天真的冷了,连风也受不了了,半夜三更敲打我的窗户,它们想进来。这种节奏的敲打声我熟悉,这些风一定是从我家乡来的。所有的风都来自北方的野地和村庄,我家在城市的北面。我掀开窗帘,看到风在闪烁不定的霓虹灯里东躲西藏,它们对此十分陌生。风的认识里只有光秃秃的树,野火烧光的草,路边的草堆,孩子们头上的乱发和整个村庄老人的一生。风不认识城市的路,一定是谁告诉了它们我在这里,才会爬到五楼上来找我。

  城市里没有风声,没有歪脖子树和草堆供它们存活下去。它们远道而来是为了唤一个人回去,是唤我吧,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。我从床上起来,打开北向的窗户,黑暗阔大的北风滚滚而来,像旗帜和黄沙一样悬在城市的半空,只等着我从钢筋水泥的一块堡垒里伸出头来,与我面对面,告诉我一些风中的人的消息。

  我家乡的人生活在风里。离家的那天,一大早我就看见祖父坐在门口的小马扎上。天色灰沉清冷,秋天的早上永远是一副将要下雨的模样。风很大,地上的杨树叶子转着圈堆到祖父的鞋子上。我对祖父说,进屋吧,外面冷。祖父说没事,不冷,都在风里活了一辈子了。然后问我坐火车还是汽车。我说火车。这个问题他已经问了好几遍了。祖父自语地把火车重复了一遍,说他夜里也梦见我坐的火车了,跑得太快,怎么叫都停不下来,他就是过来看看,我是不是已经被火车带走了。我让祖父进屋吃早饭,他也不肯,只想坐坐,守在门口的风里。那个早上我离开了家,到了一个远离家乡的城市。祖父拎着小马扎跟在我后面穿过巷子,风卷起的尘土擦着裤脚。我说巷子里风大,回去吧。祖父说你走你的,我想在巷子头坐坐。然后就放下小马扎坐在了路边上。村庄坐落在野地里,村前村后都是麦地,麦地上的风毫无阻碍地从村南刮到村北,沿村庄中心宽阔的土路,一次次宽阔地刮过。我走了很远回过头,还看见祖父坐在风里,面对着我的背影,被风刮得有点抖。

  祖父老了。风吹进了他的身体。当风吹进了一个人的身体里时,他就老了。二十多年来,我目睹了来来去去的风如何改变了一个人。我记事时起,祖父一直骑着自行车带我去镇上赶集,五天一次,先在集市边上的小吃摊坐下,吃逐渐涨价的油煎包子,然后到菜市旁边的空地上看小画书,风送过来青菜和肉的味道。那时候祖父骑车很稳健,再大的风也吹不倒。有风的时候我躲在祖父身后,贴着他的脊背,只能感到风像一场大水流过我抓着祖父衣服的手。长大了,自己也能骑车了,少年心性,车子骑得飞快,在去姑妈家的路上远远地甩下了祖父。我停在桥头上,看见祖父顶着风吃力地蹬车。祖父骑车的速度从此慢了下去。有一天祖父从外面回来,向我们抱怨村边的路太差,除了石子就是车辙和牛蹄印。祖父说,风怎么突然就大了呢,车头都抓不稳了。但是谁都没有在意。

  从菜地回家的路上,我遇到祖父从镇上回来,第一次看见祖父骑着车子在风里摇摇晃晃。祖父不经意间被风吹歪了。其实野地上的所有东西都被风吹歪过。有的会歪上一辈子,像房后的那棵桑树,一场风之后再也没能直起腰来。有的歪过一段时间慢慢又把自己扶直了。只有人是被风渐渐吹歪的,人歪了以后就会一直歪下去,别指望能重新站直,风只会在人无法再站直的时候把你吹歪。祖父不再骑自行车了,我们担心他出事,不让他骑。他被风彻底地从车上吹了下来。不能骑车之后,祖父走到哪儿都拎着一个小马扎。他终于意识到很难再在风中站直了,风也不会让他长久地站在一个地方。风强迫他坐上了马扎。

  一个人就这样被风吹老了。风逐渐穿过人的身体,吹走了黑发留下白头,吹干了皮肤留下皱纹,最后吹松了血肉,留下一把老骨头。这时候风又为人指明了另一个去处。

  我相信最终是风把人给打发掉的。多少年来,我的村庄一直有个奇怪的现象,老人们去世总是一批一批走,很少有哪个人是独自上路的。在第一个人离开的时候,村里人就知道又一场死亡之风降临了,从年老体弱的开始盘算,每个人对村庄都有一笔小账。果然是一个接着一个,三五个老人相互陪伴着上路。一段时间内,村庄里哭声不绝,锣鼓声悲,野地里飘满了纸钱。他们出生在同一场风里,活在同一场风里,又被同一场风刮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我说过,城市里没有风,所有的风都来自野地和村庄。因为没有谁像野地里的孩子那样依赖风才能生长,尽管,也许同样是几十年前的那场风又回过头,把他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。风是我们见过最多的东西。我一直跟着一阵风向前走,走着走着就长大了。那阵风始于十几年前,我一个人从家里出来,很小,走远了就找不到回来的路。我追过无数个旋风,那些旋风像底朝下的斗笠那样大,像陀螺一样不停地往前跑。太阳落到了村庄西面的白杨树后头,我出了门就遇上了它。旋风不紧不慢地穿过巷子,然后左拐上了中心路,一路上旋起了泥土、稻草叶子和干松的牛粪渣子。这是我见过的最为优雅的旋风,不张扬也不会让你忽略。我一直跟在它后面,我想看看它到底有多大的耐心。很多旋风都是走了几步就找不到了。它沿着中心路一直向南。我很奇怪一路上竟没遇上一个人,甚至连狗叫和小孩的哭声都没听到。我们经过了药房、供销社大商店和南湖桥边的两棵老柳树。刚上了南湖桥旋风突然不见了,我以为桥面上布满石子,它过不去了,没想到几秒钟之后它出现在桥的南边,已经过了桥。过了桥是南湖的麦地。天色黯淡,我要费力才能盯紧它。我们在镶嵌着干枯坚硬的车辙的田间路上继续向前。我记不得走了多长时间,它突然拐进一块麦地不见了,没有任何先兆。我想它会出来的,就站在路边等,但是眼前只是一片绿得发黑的麦苗。

描写风的散文15

  莫为煽情的风鼓动

  迷失自我

  莫为一错再错

  而忧心如焚

  借你执着粉饰我

  迷惘的情感

  能否走过岁月泥泞

  驻足一瞬将你的音容笑貌

  镂刻心中

  恍惚里如何鉴别

  爱的浓度

  已降温的天难娩出暖和的太阳

  当失落到无助

  恻隐之心又难溢于言表

  将诸多话语省略

  还是无语相对

  本有一念怜惜

  今找不着培植的土壤

  春决意放出逶迤之风

  将无尽情怀渲染

  绿遍大地

  靓丽色彩

  重新勾兑

  壮丽河山

【描写风的散文】

本文由自山风文学网发布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z3f.com/8/1325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联系邮箱:yy926498@yeah.net

工作日:9:30-20:30,节假日休息